「保羅」效應

一面反映支援行動的鏡子


陳慧莊

      

對於保羅的描述,歷世歷代都有不少佳作,也對這人物冠以不同的稱號,有作為佈道家、開荒者、慈父等,當然還少不了那偉大的宣教士。看似一位高不可攀的屬靈偉人,卻從他的書信中,看見他可以是一位可親可近的性情中人!他對地方教會需要的關切,及對教會肢體的著緊,實在反映出他生命的內涵及對召命的執著,今天我們作為有幸去承接宣教運動一棒的人,保羅的榜樣實在值得我們去學效!

1.重文字傳情

        若然說閱讀風氣已沒落了,書寫文化更是早早被埋葬!電子郵件(E-mail)的出現或許幫助我們一把,因著速度的關係,我們還有耐性簡短、濃縮、點到即止地表達一下,期待著很快有回應。若然保羅今天仍活著,或許他也會不斷地發放電子郵件去回應各地教會不同的需要呢!只是當我愈多用電子郵件,我就愈珍惜每一封私人親筆的來信!其實兩者並不是互相排拒,我只是想強調藉文字傳情對在異地的宣教士是一種很重要的支持,文字所能發揮的果效是很持久的,非言語所能及。保羅給提摩太的書信,在內容上可以是沉重的,但在姿態上卻是體貼入微。試想一位屬靈長者願意花上時間及筆觸去提醒及鼓勵,作為後輩的能不動容嗎?多年前我曾到外地求學,我哥哥給我寫了一封多達十多張紙的信,還未看內容,單承托著那份的重量,也就教我珍之重之!

2.重親身探訪

        保羅三次的傳道旅程,從開荒及至再探訪,都表現出他的具體關切。他曾到訪個別教會,甚或在那地方停留一段日子,例如有一年多在哥林多,又有至少一個多月在帖撒羅尼迦。他對個別教會的情況及人事上的洞悉,絕對是他與當地教會的弟兄姊妹有過接觸而累積得來的,絕對不是遙距地單方面觀察。保羅的話語絕不是很概括地描述一普遍現象,以放諸四海皆準,總是一針見血,絕不留情地導出問題所在!這份觸覺或許不是一般短宣隊所能擔當的角色!所以對於支持宣教士的教會牧者及長執,是有需要到實地了解宣教士當地的事奉。作為教會的領導,他們的出現(Presence)對宣教士來說著實是一種肯定及支持。他們所作出的提點及督責(若然是需要的話),其實對宣教士長遠來說是健康的。所謂「旁觀者清,當局者迷」!

3.重實際支援

        除了教會的領導有需要從牧養及督導的角度去支持宣教士外,其實平信徒弟兄姊妹也可以扮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。保羅在提後四13-14囑咐提摩太帶外衣及皮卷給他,正表達出他盼望其他弟兄姊妹也可以照顧到他的日常所需。其實每年一次的短宣隊,或是一年多次的到訪是可以發揮這種功效的,例如補給宣教士所需的書籍、家庭日常用品等。若然宣教士是以家庭作為單位的,他們會甚為關注子女的教育;如果學習中文仍是他們所重視的,又有弟兄姊妹願意騰出一、兩個月的暑假時間去教導小朋友中文,這對宣教士夫婦是一個很大的喜訊!除卻不懈的禱告外,實際上的支援其實是不可忽視的。

4.重群體牧養

        保羅不單只認識當地教會的牧者,他的關心更包括教會內的領袖及至一般信徒。至於他的認真程度是他可以個別提名(Name them),並點出他們的需要,這其實對一個被服侍的初期教會群體是很重要的,也附帶著一個很深遠的教育過程。教會是基督的身體,而每一個肢體都是重要及被重視的,縱然岡位不同,但保羅所關心的絕對不是牧者一人,又或一小撮的傳道長執。我相信保羅點名提及的,不少只是教會內的一位小子(羅十六14;提後四19);我們不曉得保羅曾幾何時跟他們接觸,但他總是把見過面的人存記在心上,在往後藉著書信表達問候。這也是對宣教士的一種支持,是對宣教士所服侍的群體的肯定及學習彼此牧養。教會群體不應單單或過份倚賴宣教士,當地信徒其實也可以擔當不同的角色。宣教士可以發揮一種催化劑的作用,因日後工場教會的發展最終還是要轉移給當地人去承擔!

結語

        若然宣教士是保羅眾多身份中最為突顯的,因為他開荒佈道的足跡遍及中、小亞細亞;他又藉文字、重訪去表達他對個人及教會群體的關切;那我們就朝著這方向,或應該說重拾這方向,在邁向公元二千的當時,繼續忠心和落實地關懷、鼓勵及支持我們的宣教士吧!
 


© 中華福音使命團(本文原載〔中福通訊〕,特准轉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