念普世豪情

論牧者的宣教心


朱昌錂

 

        真正的差傳教會,必定有一位胸懷普世的牧者。個別的信徒可以在教會中燃點差傳星星之火,但是沒有教會領導層的祝福和鼓勵,差傳只會淪為教會的「邊緣事工」和一小撮「狂熱分子」掙扎求存的努力。

        領導層中最具影響力的,莫如牧者。華僕棠Stacy Warburton指出:

        除非牧者和教會領袖明白教會的首要工作是差傳,否則差傳事工永遠不會在教會的活動中站在一個正確的地位,宣教的努力也變得事倍功半。差傳是首要的;其他所有的活動都是為這目標而預備的......。最重要的責任落在牧者身上。牧者的態度、理念、目標、知識與靈性的層次,他對耶穌福音的理解,他對教會使命的認識,都直接影響他所領導的教會對差傳的興趣,參與和承擔。1 

        那麼牧者何來宣教心?

天國的胸襟

        牧者個人對堂會的理念,直接影響他如何牧養教會。一個相信教會是為教導聖經而存在的牧者,他的教會就像學校。一個相信教會是為輔導各類心靈傷痛者而存在的牧者,他的教會就像輔導中心。一個相信教會是為自己民族,骨肉之親的信主而存在的牧者,他的教會就只會本地同文化佈道。一個相信教會是為「你好我好大家好」而存在的牧者,他的教會就變成一個只為維持現況不求長進的團體。

        只有牧者認識到教會存在世上的目的,才會產生宣教心。教會的存在是為天國降臨地上而努力。而普世宣教,也即是跨文化差傳和本地佈道,是達成這個目的的途徑。胸懷宣教心的牧者,不是不看重聖經的宣講和教導,不是不看重牧養輔導的需要,不是不看重身旁鄰舍的苦情。但是他知道,教導、牧養、建立堂會只是天國降臨過程的一環;堂會的成長,為的是使萬民萬族一同進入神的國度。

        胸懷宣教心的牧者,不單帶領會眾去領受主的賜福,更帶領領受了主福氣的會眾,成為萬民的祝福。

        只有天國的胸襟,才會使牧者放心盡情鼓勵堂會差傳去,而不會認為差傳是出錢、出力、出人才來「為他人作嫁衣」,「賠了夫人又折兵」的搶奪堂會資源的「吃角子老虎機」。

承擔使命的信心

        大使命吩咐所有基督徒要去,使萬民作主的門徒。這是一個命令,是主的吩咐。因此,普世教會是一個宣教群體,每一個地方堂會,是一個宣教會眾。

        如果要在這個世代完成主的使命,每一個福音未及之群體必須有機會聽聞福音。然而投身差傳,叫不少牧者顯得為難。將堂會的經費用在與堂會無關的事之上,支持不在自己管理範圍內的宣教士和本地同工上,幫助那些遙遠而素未謀面的社區群眾上,實在不易:「我們幫助別人,誰來幫助我!」

        遵守神的話基本上是信心的問題,遵守大使命也不例外。鄭果牧師說得好:「有信心,便有行動。沒有信心,就沒有行動。許多教會不願意開始差傳事工,因為沒有信心。」2

        信心是用屬靈的眼睛去認識神,看見基督是主又是唯一的救主,看見除祂以外別無救法,看見全是厚賜百福予遵守祂命令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 信心與順服是差傳的基本因素。許多時候我們強調宣教士要有信心,藉信心踏上順服的宣教路,主也賜福給他們。但是我們卻忘記主不偏待人,「留下來」的人,同樣需要信心和順服來完成大使命。

        求主讓牧者們大有信心,犧牲自我,帶領堂會完成大使命。畢達時(George Peter)鼓勵那些願意以信心回應使命的牧者說:「教會將神的事看成自己的事,神必然在她當中,將她的手看作自己的手。」3

憐憫的心腸

        除非牧者看見主耶穌走遍各城各鄉所看見的情況,「許多的人困苦流離,好像羊沒有牧人一般」(太九36),否則不易產生宣教心。

        今天牧者的肩頭上,有許多重要的擔子:不可停止聚會,永不完結的會議,讀不完的書本,分解不了的人事糾紛......。很容易使人忘記了最基本的呼召與使命,變成一個不斷努力為完成工作項目而努力的疲乏工人。

        願我們在聚會中經歷主的臨在,讓主的愛激勵我們的心。願我們在會議席上,在紛亂煩雜的事項討論中,看見有血有肉有靈魂的人。願我們的探訪關懷,能與世人認同,體會他們心靈的掙扎痛苦,明白他們困苦流離。願我們行走在人群之中,旅遊在世界名勝之間,看見萬民萬族需要主。願我們讀聖經的生活中,明白主的心腸,祂憐愛世人。願我們讀神學的書本、文章、研究中,體會先賢為主顛狂,為福音犧牲的豪情。願牧者能擁有一夥與萬民萬族同哭的憐憫心。

健康的靈命

         如此,我們發現宣教心與健康的靈命不能分割。因此,薄華認為差傳與聖靈是不可分割。他說:

        大使命的意義和能力,完完全全來自五旬節聖靈降臨。這樣的見解,可以從生命功能的角度來明白......。大使命乃是作見證的使命,是向普世作見證的使命......。五旬節的時候,教會成了一個見證的團體,因為聖靈降臨使基督的使命成為教會生命機能的一部分。4

        因此,正如慕安德烈所說:「差傳是個人靈性的問題。」5 缺乏宣教心不可能自動的一朝兩日便解決。成熟的靈命需要時間的栽培,需要紀律、忍耐、操練。成熟的靈命是聖靈的工作。只有聖靈才能化解冰冷的心田,無動於衷的態度,懼怕自私的膽怯。

差傳的訓練

        最後,談牧者的宣教心不能不談差傳的訓練。不少牧者熱愛基督,努力本地佈道,殷勤門徒訓練,獨欠一份為萬民萬族認識主的普世豪情。原因是他們在神學院的造就上,缺少了如何帶領會聚一同為福音遍傳世界的學習。部份神學院的差傳科目,只是一種點綴。許多牧者沒有宣教心,因為他們所受訓的神學院沒有宣教心。若神學院沒有宣教(Missions-absent-minded),不能期望畢業的神學生會擁有宣教心 (Missions-minded)。馬健明牧師說得很好:

        結果,神學院訓練出來的同學,面對一個極大的危機,是沒有宣教異象;即使他們日後參與宣教,也因為沒有宣教知識,許多時是重蹈上世紀的宣教士所犯的錯誤。6

如何讓在事奉中的牧者,得著應有的基本宣教訓練?如何讓神學院的課程設計,有適當的校正?這必須結合差會、堂會和神學院三者的力量。提供專為教牧同工而開設的宣教課程,是一種途徑。熱心差傳的會眾,宜多為牧者禱告,資助他往宣教工場去短宣體驗,讓他認識更多宣教士、差傳學者和差會同工,送贈新近出版的差傳專書、差傳期刊,補助他參加差傳福音會議、宣教課程,都是可行合宜之法。

總結

        願牧者更熱愛基督耶穌,關心萬民萬族的永遠命運,更多關心工場上的宣教士,更多關顧有志宣教的獻身者和述職宣教士,更深切的教導聖經宣教的教訓,更熱心領導會眾參予差傳,更琱蟀偕眴給M傳萬民禱告,更有系統的安排堂會差傳教育,更努力尋找有宣教潛質的會眾,更殷勤學習差傳理論與現況。

        讓牧者的宣教心,成為使萬民萬族得福的源頭。

 


1 cited in Robert Hall Glover, The Bible Basis of Missions, (Chicago: Moody, 1946), p. 44.
2
Cheng Kor, “The Church and Missions” in Readings in theThird world, Merlin L. Nelson ed. (S. Pasadena: William Carey Library, 1976), p. 147.
3
George Peters, A Biblical Theology of Missions, (Chicago: Moody, 1972), p. 4.
4
薄華,《聖靈降臨與差傳》,朱昌錂譯(香港差傳事工聯會,1996),頁114-115

5
Andrew Murray, “The Missionary Problems is a Personal One”, in Perspectives on the the World Christian Movement, Ralph Winter and Steven C. Hawthorne eds. (Pasadena: William Carey Library, 1981), p. 833.
6
馬健明,「廿一世紀華人差傳路向-神學教育的反思」,《中福通訊》,19984-6月號,頁七

© 中華福音使命團(本文原載〔中福通訊〕,特准轉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