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該時刻緊記─全能的神由始至終掌管著這個世界,一直沒有離開,祂的手運籌著人間事。祂無時無處不在。「祂的慧眼察看世人。」神藉著「禱告」管理教會、管理世界。這個道理必須不斷地向這一代的人一而再、再而三的反覆強調,直到在他們心中蓄積起足夠的力量;乃因這一代人的眼睛看不見永恆事物,耳朵也向神閉塞失聰。

對於神來說,在與人有關的事上,再沒有比「祈禱」更重要的了;而就人本身來說,祈禱也同樣極其重要。祈禱上的失敗即意味生命中一系列的失敗,是工作、服事及靈命成長的失敗。神要藉著祈禱幫助人。不禱告的人,也就令神無從入手,自我剝奪了神的幫助。若要愛神,人必須禱告。信心、忍耐、盼望,以及所有美好、活潑、強健的敬虔力量,都會在缺乏禱告的生命中枯萎,甚至消逝。每位信徒的生命,個人所領受的救恩,都是在禱告中生發、開花、結果。

祈禱關乎個人的敬虔與敬虔的培育,可說的還有很多;然而祈禱本身包含一個更廣闊的範疇,更嚴肅的職責,更超越的境界。祈禱關乎到神,神的心意與計劃取決於禱告。神的旨意與榮耀在禱告中連結。神的榮美光輝大大彰顯之時,總是在復興禱告的大日子裡。神在世上行的大事,往往以禱告為條件,為禱告所推動、模塑。按著人們的禱告,神將自己擺進這些大作為中。即時、熱切、鮮明、滿有把握的禱告,就使得神臨在。要知一件工作是否真出於神,最真實明顯的試金石,即看是否有禱告的靈在其中。當有禱告的巨大力量,神的大能大力就充滿、浸透那個行動計劃。

神帶領以色列脫離埃及為奴之地的行動,就是以禱告作為起始。如此久遠之前,神和人類就已經將禱告作為神在世上行事所依據的一大堅實力量。

哈拿向神求一個兒子的禱告,為神在祂國度裡掀起了一股禱告的熱潮。像哈拿那樣禱告的婦女們,可以為神的事工帶來像撒母耳那樣的人,為教會和世界所做的事可以超越一切的政治家。從禱告而生的人,能拯救國家;滿有禱告生命的人,能為教會帶來活力與動力。在神的引領下,他們是國家和教會的救助者。

聖經中留下有關禱告和神的記載,是為了不斷提醒我們記得有神,並相信神是為了全世界而設立教會,神的心意終會成就,神有關教會的計劃一定會實現。聖經的記錄無疑是讓我們深刻明白,要及時及有效地推動神的工作,聖徒們的祈禱是舉足輕重的。當教會投身禱告,神的事工就興旺,祂的國在世上就得勝。當教會不禱告,神的事工就受虧損,各種邪惡佔上風。換言之,神是藉著屬祂之民的禱告而工作;當他們做不到這一點,緊接而來的就是逐漸衰微,甚至僵死。在神的計劃中,屬靈興旺的途徑就是禱告。祈禱的聖徒是神派往地上執行屬天救贖工作的使者。若是祂的使者辜負了祂,忽略了禱告,就不能成事。至高神的使者從來都是靈命興旺的先驅。

每一個時代,凡在教會中為神守望的人,都有極其豐盛充沛的禱告服事。聖經中所顯示的教會領袖都是卓越的祈禱者。他們有的在才智、文化、天然稟賦、人為能力上是傑出的,也有的在體魄和先天才能方面並不得天獨厚,然而在每一個例子中,禱告都是教會領袖最強大的力量。此乃因神與他們同在,而且臨在他們所做的事情之中─正是祈禱將人一次又一次地帶回到神的面前。祈禱就是尊神為大,邀請神進入世界動工、救贖和祝福。那在地上廣傳神,執行祂的事工,在惡浪中站立如中流砥柱者,都是投身禱告的教會領袖。神相信、使用,並祝福他們。

在這世上,禱告不可退居為次要力量─那樣作,即是將神撤離,把神當作次要。祈禱的服事是一種綱舉目張的力量;惟有如此,它才能稱得上是一種力量。祈禱是感應到神的需要,並呼求神的幫助,以滿足那一需要。對禱告的重視、所給予的地位,即是對神的重視、所給予的地位。視禱告為次要,就是把神放在生活中次要的位置。以別的力量代替禱告,即是撤離了神,將整個福音事工世俗化。

要正確推動神的事工,禱告是絕對必需的─這本是神的安排。所以,在初期教會時代,當有人發怨言,說某些信徒的寡婦在天天的供給上被忽略,十二使徒就叫眾門徒來,說當從他們中間選出七個「被聖靈充滿,智慧充足」的人,派他們管理那慈惠的事,並作了重要補充:「但我們要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。」他們一定清楚明白真道的廣傳和教會的進展在極大程度上有賴他們「以祈禱為事」。當他們投身禱告,神就能按其投入的程度,藉著他們有效地動工。

使徒們和其他人一樣離不開禱告。聖工─教會的活動─可以十分纏身,以至阻礙我們禱告;若是這樣,必收惡果。寧可置工作於不顧,也都不能忽略禱告。凡影響我們禱告之力度的,也必影響我們工作的價值。「忙得沒有時間禱告」不僅已定下了後退的基調,甚至使已做成的工作受虧損。不禱告就辦不好事,道理很簡單,因為把神排除在外了。人很容易被次好的吸引,而忽略了上好的,以至次好的與上好的都喪失了。人們─甚至教會的領袖─是那麼容易中撒但的詭計,為了工作而將禱告縮短!我們往往以手中滿是教會的工作為理由,而忽視了禱告或簡化了禱告。要小心,當撒但能夠使我們忙得沒法停下來禱告,他就可以有效地解除我們的武裝。

「我們要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。」這話的意思是要積極、堅定、時刻留心地投入,當作一番事業來做。我們在歌羅西書四章十二節找到相同的話;而羅馬書十二章十二節則說:「禱告要恆切。」

使徒們也曾服在祈禱的法則之下,這法則把神當作神,並依靠神為他們成就如果不禱告、祂便不成就的事。使徒們需要禱告,正像任何時代、任何地方的信徒們一樣。他們得專注於祈禱,使傳道事工有果效。「傳道」的工作若不直接和「祈禱」攜手聯盟,就沒有甚麼價值可言。若無使徒式的祈禱,就無使徒式的宣講。不幸的是,這麼簡單的真理,竟那麼容易被服事主的人們所忘記!這並不是批評教會事工,然而是時候了,須有人起來向教會的信徒宣告;有效的講道是以有效的祈禱為條件的。最成功的講道是滿有許多禱告在其中的一種服事;若說那是唯一成功的一種講道,也不為過。神能大大使用禱告的傳道人,他是神為此選召的使者,是聖靈樂於尊榮的,是神在救贖人、建立聖徒的事工上得力的助手。

使徒行傳六章一至八節的記載顯示,早在當時,使徒們就意識到由於未能擺脫某些事務、花更多時間禱告,而造成能力上的虧損。他們悔恨地發現在禱告上有太多的缺欠,於是要求暫停和重整。他們無疑仍保留了祈禱的形式,然而,內在實質性的力度和所擺上的時間都嚴重不足。他們的心思過多地放在教會的財務上。就像今天許多教會傳道人和信徒,是那麼忙於「服事」,以至在禱告上大大的虧欠。在現今教會的事務中,往往能多作金錢奉獻的就被視為敬虔的人;被選派擔任職務的,並非因其是忠心禱告的人,而是因其擅長主理教會財政,或為教會籌款。

至於使徒們,一旦洞察了這方面的問題,便決定排除由教會財務產生的攔阻,要「專心以祈禱為事。」這並不是說有關的財務問題可以置諸一旁,不管不顧;而是可以邀請那些敬虔的「被聖靈充滿,智慧充足」的平信徒管理這有關錢財的事,這不但不會影響他們的敬虔或祈禱,反而使他們在教會裡有服事,也同時分擔了使徒們的擔子,如此使徒們就能騰出更多的時間禱告,從而得著靈裡的祝福,能更有果效地從事神呼召他們做的工作。

使徒們還意識到,因不勝處理原本是合情合理的實際性事務,而使他們不能按祈禱本身的性質與重要性,為祈禱擺上應盡的力氣、熱忱與時間。我們有時深入省察自己,也會發現某些本身是合理、正確,甚至值得讚揚的事,竟那麼吸引我們的注意,佔據我們的心思,纏繞我們的感覺,以至使我們忽略祈禱,或只給祈禱留下很少的一點時間。人實在太容易就從祈禱的內室中溜掉。甚至使徒們都要在這方面提高警惕,更何況是我們!合理、正確的事,若取代了祈禱,就會變成錯誤的事。原本是好的事,若容它過分纏擾我們的心,就成了錯的事。並不只有罪惡的事才會損害祈禱;我們所須提防的不僅是那些明顯有問題的事,而往往是那些正當的事,只是這些事卻被允許排擠祈禱、關上內室的門,還讓人頗有自我安慰的理由:「我們實在忙得沒有時間禱告。」

這可能和現今一般家庭在祈禱上的勢衰有密切關係。家庭敬虔在這方面的衰微,乃是禱告聚會走下坡的原因之一。人人都在為某些有正當理由的事忙得沒法禱告。其他的事都有優先權,祈禱卻被置於一旁,或當作次要。「事務」第一─然而這往往並不真正意味視「祈禱」為第二位,而是把祈禱全然排除了。使徒們就直指這個問題,堅持認為甚至教會事務也不得影響他們一貫的祈禱。祈禱必須是第一位的。使徒們如此才確實是神國的使者,神才能透過他們有效的作工─因為他們是禱告的人,藉著祈禱能直接與神的心意和計劃保持一致。

當有怨言傳至他們耳朵時,使徒們發現前一階段的事工,並沒有導向恩惠、平安、合一等屬天的目標;他們工作的果效竟然是不滿、抱怨和分爭。工作中太缺少禱告,因此他們就把禱告提到最前面。

為實現神對人的救贖計劃,必須要有祈禱人─這是神的意思,是祂設立祈禱作為一種屬天的定規。事實上,神一再地使用祈禱人來成就祂的心意,就清楚證明了這一點。我們無需一一列舉神如何藉著義人的祈禱以實行祂美善旨意的例子,在此只略提其中之一二。當摩西正從神的手中接受律法時,金牛犢事件發生了,亞倫抵擋不過民眾不信之罪的狂潮,使全民陷入危機之中;神因以色列民犯了拜偶像的大罪,準備滅絕他們。一切似乎都完了,只剩下摩西和他的禱告。對以色列來說,這時祈禱變得比亞倫神奇的杖更為有效,更加奇妙。神怒不可遏,決定要剪除以色列和亞倫。那是一個可怕、危急的時刻;而祈禱就像一座堤防似的擋住了上天的烈怒。偉大的代求者─摩西的代求,緊緊拉住了神的手。

摩西定意要解救以色列。他為此不惜艱苦,四十晝夜奮力祈禱。他一刻不鬆懈地緊抓住神不放。他廢寢忘食,一刻不離開神的腳前,不放鬆自己對神的請求,不減弱自己的呼聲。以色列的存亡興廢危在旦夕,至高神的怒氣必須被平息,他冒盡萬險也要解救以色列。而後以色列獲救,乃因摩西緊纏住神不放。所以,我們現在回顧歷史,可將猶太民族得以存留至今,歸功於許多世紀之前摩西的代求。

不屈不撓的祈禱總歸得勝;神經不住忠誠的糾纏。祂實在不忍心不答應摩西那樣的禱告。神想除滅以色列的打算終於被這屬神之人的祈禱所扭轉─這只是一個例子,說明在這世上,哪怕僅是一個人的禱告也是多麼的重要。

當但以理在巴比倫時,王下令人民在三十天內不得向神或向人求甚麼。但以理拒絕遵從王命,因那一禁令不許他進入自己的祈禱室;他就不顧後果、甘冒危險,仍要祈禱親近神。他「一日三次,雙膝跪在他神面前」與素常一樣禱告,並將如此違抗王命所可能有的後果全部交給神。

但以理的祈禱很是個人化,總是為著某件事,向那無所不能的至高神祈求。其中沒有自憐,也不尋求主觀或內省的感應。面對那可怕的王命要將他從高位與權勢,推落進獅子坑,但以理「一日三次,雙膝跪在他神面前,禱告感謝,與素常一樣。」結果禱告使得一隻大能的手介入兇險的獅子坑,封住了獅子的口,搭救了向神呼求的忠心僕人但以理。但以理的祈禱是戰勝王命、挫敗奸臣毒計的關鍵因素,令那要剝奪但以理高位、陷他於死地的陰謀不能得逞。

     

放大封面

作者:邦    茲
譯者:張玫珊

頁數:176  頁
訂價:HK $35

二  版

   其他精彩的內容 ......

   

 

 

  1.  神視禱告為根本

  2.  禱告促使神動工

  3.  教會需要祈禱人

  4.  神藉祈禱人行事

  5.  不祈禱的基督徒

  6.  祈禱人極為寶貴

  7.  傳道事工與禱告

  8.  禱告不足的講台

  9.  傳道人的禱告裝備

10.  傳道人的呼籲

11.  祈禱的典範


Copyright © 1998 World Christian Fellowship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All Rights Reserved